朱振鑫:“专精特新”不只是小企业

网易上市公司研究院《专精特新峰会》特稿

巨丰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朱振鑫上市公司研究院《专精特新峰会》上表示, “专精特新”不光是小企业。未来我们的创新还是要靠龙头,尤其现在二级市场已经几千亿市值的公司,有这个责任,也只有它们有这个能力把大量资金投入到研发端攻克这些核心环节。

他还指出,近年来,投资者这一端与资本市场发展“专精特新”、发展小而美企业一样,散户投资者、个人投资者也在快速崛起。所以,投资者结构的转变值得关注。

最重要的投资趋势已“从大到小”转变

在投资方面,朱振鑫表示,投资要顺势而为,今年最重要的趋势就是从大往小的转变。从资本市场来讲,政策端我们在限制大资本的无序扩张,很多做大盘蓝筹的千亿级别基金,回撤都已经超过了历史最大回撤。

一边是海水但一边是火焰,今年小而美的资本市场小盘股,包括中证500、中证1000碾压式地超过上证50、沪深300,这对前几年市场风格是很大的转变。不怕2018年的熊市,因为熊市大家都跌,今年最可怕的是一方面我们以基金重仓为代表的大盘蓝筹在垂直地向下走,但另一方面另外一部分在垂直地往上涨。

在朱振鑫看来,指数方面,中证500、中证1000跑得比上证50、沪深300好很多,很多人理解为大小盘的分化。现在我们讲二级市场的大盘股小盘股和我们现在要说的北交所企业,小的都是大盘股,比如中证500,原来编指数是从300名到800名,因为原来不到2000家上市公司,中证1000属于小盘的,但这些里面现在基本都是几百亿市值,相比真正的小盘股它是相对比较大的。

“专精特新”不只是小企业

朱振鑫认为,“专精特新”可能并不仅指小企业。举个例子,半导体设备,最尖端的核心环节,就像光刻机。全球就两个国家能生产,一个企业EUV的光刻机市占率是100%。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千亿市值的企业都搞不出来,你指望一个几十亿市值的公司搞出来,可能人家一年纯粹消耗的研发成本几十个亿就超过你市值的好几倍。所以不要把“专精特新”理解成单纯的小盘股或小公司。未来我们的创新还是要靠龙头,尤其现在二级市场已经几千亿市值的公司,有这个责任,也只有它们有这个能力把大量资金投入到研发端攻克这些核心环节。

我们的“专精特新”不光是小企业,和目前的二级市场和北交所相对龙头的中大型公司还是直接关联的。对小公司来讲,肯定有优质公司等待被挖掘,但“专精特新”对国家的战略意义是不一样的。所以把北交所和“专精特新”这两个事要分开来看。